热线电话:13265067110

新闻中心

  • 联系人:吴小姐
  • 手机: 13265067110
  • 邮箱: epson@ymprinter.com
  • 地址: 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石牌西路119号天晟名苑南塔1810室

《我不是药神》:穷人怎么连活着,都成了奢望?
来源: 广州乐魔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 2018-07-14


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你得了一种病,而这种病只有一种药可以治疗,需要终生服用,但这种药的售价是四万一瓶,即使是短期内的服用也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倾家荡产。

如果没有钱买药了,只能孤独的死去。 

你有没有想过,还有这样一种药,它的药效和4万块钱的完全一样,售价只有500,然而它是不合法的,是别的国家生产的仿制药。

但是许多得了病的人只能买得起这种药,它是最后的希望。

这意味着所有代购或销售这种药的人,是违法的,但许许多多的人需要它来救命,这里面包含了太多人性的丑陋和世间的悲悯。

上面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这种病叫慢粒白血病, 这种药叫格列卫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由 宁浩、徐峥监制,文牧野导演,徐峥、周一围、王传君、王砚辉等演员主演。

整部电影围绕着“天价抗癌药”“走私仿制药”“情法分界”“穷人等死”等诸多敏感词汇展开,真正做到了直面现实,对焦社会,触及沉疴,是十年难得一遇的跨时代的佳作。

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

他是药神却治不了穷病

“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,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,对面是弄孩子。楼上有两人狂笑;还有打牌声。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。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
这是鲁迅笔下的庸碌的市井小人,徐峥饰演的程勇便是这样的人,他经营着一家印度神油店,常年入不敷出的他又遭逢老父亲生病,前妻争抢儿子抚养权等种种难题。

幸运的是,他在最困难的时刻遇到了被高价专利药折磨不堪的慢粒性白血病人--吕受益(王传君饰)。

在吕受益的建议下,程勇走上了代购仿制药的路。

不想做救世主的他,把走私来的500块一瓶的印度仿制药以5000块向病人们兜售。但即便是这样,病患们也感恩戴德的把他奉为救世主,因为5000比4万便宜太多了,想活着的人也太多了...

然而当你走上了神坛,想再撤回便难上加难,见证了挚友的离去后,深刻体会到病友们心路的程勇开始了“救赎之路”,他重新开始了代购,并把价格调回到进货价500元。他不富裕,他是个单亲爸爸,家里还有一个生着病的老父亲,但他健康,这就比很多人幸运。

从市井的小人到救世的药神,程勇不但完成了自我的救赎,还把一个个深陷慢粒性白血病泥沼的家庭拉了出来。他为他们送去的不只是药效同高价药一样的低价仿制药,更是生的希望。

此时的程勇为救人冒着犯罪的危险,倾其所有。只是此他还不知道,在这世界上有一种病,叫穷病,它治不好的。

穷人怎么连活着

都成为了奢望

电影中最戳人心的一幕,来自于一个老奶奶,老奶奶前脚跟病友们呼喊出生的希望,后脚就被警察没收了仿制药,抓进了警局

面对药的来源,病友们都默契的不肯做声,因为他们知道,泄露了代购人的信息,就等于毁掉了自己生的希望。一片静寂中,老奶奶攥住了警察的手,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,只是哽咽的祈求,祈求警察放弃追查这些药的来源。

因为她已经病了三年,房子没了,家也垮了,这些廉价的药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。她对警察说的那些话,无疑重击着每个人的心灵。

你能保证这辈子都不生病吗?我不想死,我只想活下去。

活着对于普通的人来说是简单的小事,但对于没钱治病的穷人来说,却成了一种奢望。

那个为他们从奢望里榨出一点希望的人是程勇,于是,他们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把程勇捧上了神坛,也亲眼看着他掉入了深渊

从变为药神的那一刻起,程勇便走在了情与理的交接处。

于理程勇的确做错了,仿制药等于窃取了专利药的劳动成果,如果大面积销售便会使得专利药的科研成果不值一提,市场也会因此紊乱

于情程勇不过是想多救几条人命,想为穷人打开一条路。他买回来的是不是假药,那些病人又怎么会分不清呢。

对苦难的大众来说,程勇的情早已高于了理,可有什么用呢?法不容情,只容理。

想帮助穷人多活一天的程勇,终是难逃法律的制裁。正当他坐上囚车奔赴牢狱时,感人的一幕上演。

沿途的街道上,站满了送行的病友。

他们憔悴的目光里,写满了对程勇的感谢,对他的支持。他们纷纷摘下口罩,因为程勇之前说过,那是一种尊重。他们知道希望断了,但依旧把程勇当做救世主去信仰,因为他们明白,程勇给的那些希望,再小,也是希望啊...

那些开着车看似冰冷的执法者,又何曾不感动不动摇?只是这世界上情大于理的事太多了,他们能做的只有让囚车慢一点,再慢一点...

穷人为活着犯法,法却不能为活人容情。

要不是因为这部电影,谁又会知道,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全力...

病了,99.9%的人

都是隐形贫困人口

没看《我不是药神》之前,压根没关注过“慢粒白血病”。 

这是一种小众的疾病,这部电影只聚焦了这一群病友的命运,但它却展现出共情感很强的话题:疾病面前,人命真不是奢侈品。人命,就是很贱的。

得了病,你又不想死,就得吃贵的药,吃不起,得去死,不想死,又没钱,得吃仿制药。但仿制药是违法药。 

不吃,会死。吃了,违法。 

没有人想违法,但想保命就必须违法。 

你以为穷人才这样,其实疾病面前,99.9%的人都是隐形贫困人口。 

隐形贫困人口,前段时间刚出来的新概念,一开始是指那些外表光鲜亮丽,实际上穷得叮当响的人。 

实际上,几乎所有人在疾病面前,原形毕露就是穷人。

讲个真实故事。 

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原型陆勇。 

2002年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,彼时陆勇34岁,是一个企业家。

开公司的,挺有钱,一开始发现自己得了绝症,但医生建议他服用格列卫(电影将其易名为“格列宁”)这种靶向药。

“靶向药非常有效,如果服用效果好,在医生的建议下,还可以停用药物。有些病人,用了这个药,效果好,还可以结婚生子,跟正常人一样生活。” 

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,陆勇重燃活着的生机。 

但很快,他就被现实击垮,一年下来吃掉30万。

他是商人,算盘打得溜,一年30万,10300万,20600万,这单单是一种药的钱。

一天几颗药片,就花掉800多,比黄金还贵。

没两年,就吃穷了企业家陆勇,他只能改吃400块一个月的印度格列卫。

贫穷究竟有多绝望?

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答案。

深圳有一位63岁的林女士,她的儿子楚先生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没钱治疗,她总是对儿子说:“当妈的帮不了你,太难受了”。

她记得自己之前有一份保险,如果她出事,可以赔20万。

那一刻,她就动了一个念头。

一向节俭的她,买了一份饺子,吃完饺子后,她在9楼的阳台纵身一跃,跳楼而亡。

可是,她不知道,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,她更不知道,那份价值420元的1年期意外险,已经过期了。

她在遗书中写道:“你放心,妈一定会帮你筹到那个治病的钱”,可是她用死亡都换不来那20万的治疗费用。

有人说穷人只能用命换钱,可是有时候用命也不一定能够换来钱。 

知乎上有人问,中国真的很多穷人吗?

我看到了几百个答案,一个个答案都是触目惊心。

你所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,我们所轻视的现在,殊不知有很多人为了它倾其所有。 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 

这个世界对每一个人来说并不都是美好的,你万箭穿心,你生不如死,那也只是你而已,别人永远体会不到,也永远不会感同身受。 

有的人光是活着,就已经竭尽全力了。他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,你永远不会懂。

用电影揭开伤疤

换一个温暖的社会

为什么总有人拿《我不是药神》和韩国的《熔炉》比肩?是因为它也来源于现实,甚至高出了现实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原型陆勇,比程勇更像救世主的他,在走私假药被捕后,因1002名病友联名的求情,成功获释。因为他的举动,国家把正版专利药格列卫列入了19个省市的医保内。慢粒性白血病的治愈率也从30%提升至85%

陆勇的付出与成果,都值得被记录,于是便有了中国现实主义电影的新代表作《我不是药神》。

然而一部好的电影,不能只是揭开伤疤,更要为公众换一个温暖的社会。很显然,《我不是药神》他做到了。

它通篇都没有刻意的煽情,只是把镜头对准四个字,穷人还有活着

“我希望大家和我一样,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,至少现在还有便宜药。”

这是穷人的心路,哪怕只是微小的希望,也觉得庆幸,也值得感恩。

“他们吃不起天价的进口药,他们就只能等死,甚至是自杀,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,希望这一天早点到吧,我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慢慢变好。”

这是病人们的祈望,他们对活着对国家都是一样的态度,一样的饱含希望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的上映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慢粒白血病病患和家庭所处的环境,真切的感知到他们是怎样在如此饱受煎熬的环境里,孕育出生的希望。我们也有理由相信,《我不是药神》会推动我国医疗的改革进程,让更多的地区将格列卫以及其他专利药列入医保。

这个世界没有药神,但有不期而遇的温暖以及生生不息的希望。

治愈心灵的良药从不昂贵,而未来永远可期。

我司主营:标签定制打印机,彩色高清标签机

咨询热线:13265067110

微信公众号

查看手机版